锦衣北顾。

锦衣欲行,仓皇北顾。

言溟/雾雨沁顾汐。

话废/外冷内热/追求完美。

落樱纷飞之时,踏上旅途之日。


-踏上新大陆,寻找新鲜事

      浪漫的西方国度,给人以金色般耀眼的光热与暖意。古老的传说世代流传,这些充满新奇的故事正吸引着探索者一颗跃动的心。
     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他叫马可波罗,Marco Polo,他属于远方。背起行囊,他将踏上一个充满新奇的地方——王者峡谷。
      世界那么大,我想来看看。

-峡谷初相遇,一眼即万年

      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王者峡谷今天格外的热闹,听闻要迎接一位从远方而来的朋友,大家都十分好奇,争先恐后般想要亲眼目睹西方人特有的风采。
      马可波罗朝着人群小跑并挥手,到达时抬手摘下帽子置于胸前鞠躬向大家问好。抬起眼眸环顾人群之际,视线便被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人吸引。
      他所散发着与他人不同的气质,深蓝长发下褐色的眼眸,一身传统日式和服,手持长刀,是个武士无误。虽说给人一种清冷幽静的感觉,却生得好看。
      探索者的内心泛起涟漪。同其他人打过招呼之后,走到人面前弯眉笑着打招呼。
      “你好,我叫马可波罗,来自西方国度——意大利。”
      “你好,在下橘右京,来自扶桑。”
       真是个特殊的名字,两人心里默念着,只是颔首浅浅一笑。

-缘分既以至,相知待何时

      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妙不可言。峡谷第一战成为队友,马可波罗见他一人握着刀柄走向上路便默默跟了上去。战场上橘右京身为武士,贯彻武士之道。马可波罗也丝毫不差半分,扳动枪眼的火热,让子弹快乐的飞。
      想不到二人配合让局势十分顺利,不久便赢得了胜利。作为马可波罗初来便旗开得胜,大伙决定办一场庆功宴。马可波罗转身朝橘右京咧嘴笑着,并竖起大拇指。他第一次看到橘右京笑了,虽说只是一瞬……就让时间在这一刻定格,他想记住这个笑容。
      庆功宴的晚上,马可波罗忙着谢过大家的祝福与鼓励,而倚靠在一旁的橘右京等待大家问过之后才慢步走到他面前。只是简短的几句话,随后便鞠躬离开。
      待到大家都散去,马可波罗有些担心想去寻他,刚踏出门便看到他靠在树下的身影。马可波罗想起以前书中了解的扶桑,仿佛现在身处那清幽之地。
      樱花随风飘落,落在树下人发丝。树下人看着皎洁的月光,晶莹的泪珠划过人的脸庞。此刻,不需要语言,只是一个拥抱便暖人心扉。

-环绕你世界,走进你心底

      橘右京喜欢孤独,少有人知晓他脆弱的一面。橘右讨厌孤独,深知命不久矣何尝不需要陪伴。当他遇到那个触动他心的人——圭,他发誓要为她寻那究极之花。她的出现,为他短暂的一生添上色彩。
      那日他收到一封信,信的内容是这样的:“右京君,我是圭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他人的妻。谢谢你出现我的生命中,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。对不起,以后的路我不能陪你了,相信你会遇到珍惜你的人,祝君幸福。”
      心脏仿佛撕裂般的痛,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临。他深知自己与她不可能有未来,但是情绪难以控制般涌上心头。冷冷的月光照耀着一切,忽而一个温暖的怀抱传入心底。
      “Don't worry.I'm in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部分是个人理解吧,还有借太太的梗!突然就觉得水果组好好吃啊!咸鱼一个,试着自己产?咳咳,对不起文科生。
若是喜欢,不胜荣幸。

【双枪】惊艳时光,温柔岁月。

-努力酝酿,尝试发糖
-沉溺温柔,无可救药
-我们是糖,甜中寻乐

-惊艳时光

       时光静好,与君语。
       细水流年,与君共。
       繁华落尽,与君老。

       峡谷初识到相知,不觉已度过整年时光。想来这段时光喜怒哀乐,终是抵不过一句肺腑之言。
       纵使过几日便要去迎战,怎能较人忘记周年之日。赵云一直默默想着韩信会不会记得这对于他们而言特殊之日。不知不觉思绪已经飞走,更是察觉不到不远处的韩信正向自己走来。韩信走近看着眼前这纹丝不动的人儿,一个响指便把对方从幻想中拉回。
       韩信浅笑看着他问:“子龙在想何事,如此入神?”赵云略显尴尬笑着口是心非道:“重言,过几日便要迎战,你我二人该如何配合取得胜利?”听闻赵云一提,这才想起还有如此重要的事。
       韩信听闻此事便认真思索,不自觉踱来踱去。赵云看他陷入沉思本不愿惊扰,对方早已绕着自己不知走了多时。瞧见对方眼神稍有转动便开口询问:“重言,不必太过勉强,竭尽全力便好。”殊不知韩信心中所想不止于此,停步俯身附在他耳边呢喃:“双枪并肩作战,想必对方多少望而生畏。子龙不必担心,纵使遭遇不测,信也定会护你周全。”言毕便在对方额头留下浅浅一吻。眸中温柔尽显于人,毫不犹豫将对方拉入怀中轻轻环住继续言说:“子龙,如此特殊之日,就放下操劳,今晚随我一同去赏月共饮如何?”赵云心中惊喜瞬间浮现于眉间,伸手回拥轻轻拍着对方说:“重言有此雅兴,子龙定当奉陪。”

       伴君左右,足以惊艳时光。

       一生一世一双人,半醉半醒半浮生。

-温柔岁月

       自是风华,玉树临风。
       自是英勇,国士无双。
       自是年少,韶华倾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时光飞逝,转眼迎来决战之日。二人自是严阵以待,并肩作战。
       双方均气势磅礴,蓄势待发。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自当是不亏国士无双之称。双枪珠联璧合,可谓天衣无缝。不曾想此次敌人早已有所预谋,正当韩信被拖住之际,赵云身后草丛突然跳出一个身影。韩信奋力击退身前敌人毫不犹豫冲上前去挡住偷袭,不免胳膊被刀剑所伤。
       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。纵使身经百战,又怎能处处防备。赵云眼见韩信被伤不免慌乱,韩信浅笑示意并无大碍便拉着赵云再次冲入敌方。这次二人无论如何也不离对方半步,加上队友配合终是以对方投降结束这场对战。
       那还顾胜利的喜悦,赵云连忙解下额前发带拉过韩信绑于伤口处,语气带着慌乱说道:“重言,我只能先稍作处理,还是快随我去寻秦大夫处理伤口。”言毕不顾对方回答就拉着他前往医馆。
       待到伤口处理好,赵云又是向扁大夫询问一番。直至伤口完全愈合的那段时光,韩信更是感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与难得多见的柔情。
       入夜。韩信见赵云一人在院中沉思,悄悄靠近上前从背后揽入怀中。忽想到若是老去是否还能如此便不由开口询问:“子龙,若我白发苍苍,容颜迟暮,你会不会依旧如此?”只见赵云握紧他的双手轻轻说道:“重言,子龙愿一生相随。”花前月下,伴随着幽幽月光的照耀,二人的影子渐渐重叠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执子之手,足以温柔岁月。

   
       一生许一诺,相约到白头。
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满脑子的刀硬是凑出糖,对于前几天的刀子的一个补偿,感觉挺对不起跳跳的,不知道这个能不能给跳跳拉回一些好感度?
对于之前的中篇致歉,发生了一些事,咸鱼翻身还是咸鱼,于是选择继续咸鱼。
若是喜欢,不胜荣幸。

【双枪】缘至相随,奈何无分。

-刀子慎入,吞刀谨慎。
-沉迷刀子,无法自拔。
-我们是糖,甜到忧伤。

-相识

      想一战高下,来峡谷较量。
      知配合默契,看阁下技术。
      论敌我实力,且开战便知。

      今日的王者峡谷多了副新面孔。纵横野区,潇洒自如,狂放不羁。想来今日的对决可谓是略胜一筹。
      同是习枪法之人,想必能珠联璧合。

     “阁下可愿同韩某并肩作战?”
     “不甚荣幸。”
     “信的背后便交付于阁下。”
     “在下定当倾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  双枪共舞,其力势不可挡。
      携手并肩,实乃天衣无缝。
      今日一战,定是永生难忘。

-相知

      “在下韩信,敢问阁下其名。”
      “在下赵云,有幸识君。”
      “可愿今后,随信并肩作战?”
      “得君赏识,乐意之至。”

       从此,双枪将军之名便闻名于峡谷的各个角落。每当提及,定是惹来阵阵夸赞之辞。二人时常形影不离,平日共赴峡谷齐头并进,闲暇把酒言欢共诉衷肠。
       赵云平日沉默寡言,无人知晓他心中所想。直到韩信的出现,他心中那处柔软的地方渐渐泛起涟漪。难得一见的柔情在此人眼前尽现,发自内心的思绪让此人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 “子龙,你笑起来如此好看,以后要多笑笑才是。”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 “子龙,走,陪我去喝酒!”
    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 “重言,今晚的月色可真美。”
      “子龙,月色再美都不及你。”

       尽听笙歌夜醉眠,若非月下即花前。

-新识

       “时间也抹杀不了颜值!”

        如今的王者峡谷又是多了副新面孔。酒入愁肠,七分化作月光,余下三分乎为剑气。想来今日的对决可谓是精妙绝伦。

       “永恒与刹那间,只隔着我的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阁下使得一手好剑法,在下很是钦佩。在下韩信,敢问阁下其名。”
       “在下李白,漂泊此处剑仙,自认为旅途永无止境。”
       “容我稍作介绍,此人乃信的底线——赵云。”
       “早已听闻双枪将军,不曾想正是二位。今日能亲眼目睹,李某深感欣慰。”
       “言重了,不知剑仙可愿同我们并肩作战?”
       “李某自然乐意奉陪。”

        韩信,殊不知,随口之辞,已让赵云铭记在心。内心更是坚定伴随一生。

       “子龙!很久都没遇到除你之外能同我一较高下之人,我定要与他分出个胜负!”
       “能让重言高兴之事,子龙定当支持。不过还是希望你多加小心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君之悦,便是吾之所愿。

-变故

       王者峡谷流言蜚语肆起,双枪变为龙狐。旧识终是抵不过新欢,多情终是抵不过薄情。
       当日只是留下一句“等我回来”便不见踪影,如今苦苦等待念你何日归来。
       表面若无其事,实则心神不定。
       赵云虽说对儿女情长之事略感迟钝,但是他不傻,只是藏在心中罢了。
       凛冽寒风刺痛脸颊,不禁稍稍拉起衣领。

       重言,天冷了,多添衣。

       莫要忘记,我在风中一直等你。

-陌路

      “枪一动,白龙吟!”
      “可以赶尽,无法杀绝!”

       放眼望去,一龙一狐,不可否认,触动人心。
       无论你怎么改变,我都能一眼认出。只是如今,早已物是人非,曲终人散。何苦庸人自扰?
       心中的某处隐隐作痛,这就是等来的结果吗?

       若这是你心之所想,我便离开。
       若这是你心之所盼,我便成全。
       若这是你心之所向,我便祝福。

       向来缘浅,奈何情深。
       曲终人散,奈何留恋。
       缘至相随,奈何无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从此,王者峡谷再无双枪将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就是个脑洞,并无恶意针对,望各位天使和平和平。
文笔修辞早已找不到,初次尝试,望多多指教。
昨日的脑洞,看到大大写了于是也跃跃欲试。
艾特一下优伶大大~ @优伶
糖吃多了会甜掉牙?何不尝尝别的呢?
若是各位大人喜欢,小的深感荣幸。
哎哟,各位,轻点打!小的知错!